主要內容

武術精英曾思敏 加入警隊服務社群

 

香港亞運代表隊武術項目選手曾思敏剛完成警察訓練學校的受訓課程,展開人生的新一頁,成為一位英姿颯颯的女警。

曾思敏剛於七月十二日舉行的結業會操上獲頒銀笛獎,以表彰她在同期女學警中考獲第一名的優異成績。曾思敏在接受《警聲》訪問時表示,她期望在派往警察公共關係科後能吸收更多工作經驗。

曾思敏(左二)加入警隊工作,展開人生的新一頁。

 
她說:「原先我以為警隊工作是比較簡單,主要工作就是滅罪捉賊。但是,在加入警隊後,我才發覺警察須兼顧的工作很多。舉例來說,如向違例駕駛者發出告票,警察須遵照既定程序,並需記下很多資料。」

現年二十四歲的曾思敏,自小已夢想能當警察,更不諱言年少時深深被穿著制服的警察的那份正義感所吸引著。不講不知道,曾思敏小時候已是一名「小小好市民」,充分表現警民合作的精神。

事隔多年,曾思敏依然清楚記得,當她八歲時,她的媽媽在升降機中如何被賊人洗劫。她說:「那一天,媽媽、弟弟和我一同乘搭升降機之時,突然間,一名男子拿出一把菜刀,架在媽媽的頸上。那時,弟弟還驚慌至哭起來。賊人在搶去媽媽金錢和金鏈後逃之夭夭,媽媽隨即向警方報案。」

「兩日後,我在回家途中,看見該名賊人正進入另一座大廈。我於是告訴母親,她立即致電負責該案件的探員。剛巧地,警方亦接報那幢大廈有劫案發生,因此,警察特別邀請我到灣仔警察總部進行賊人樣貌拼圖,並帶我到附近樓宇認人。」

雖然曾思敏熱衷於警務工作,但礙於密集式的武術訓練,她始能於二○○三年一月投身警隊。

曾思敏向《警聲》表示,與武術的緣份實由一次搬屋而起。她回憶說:「小時候,媽媽時常鼓勵我多作嘗試以發掘個人潛能,於是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曾學習體操、跳舞,甚至彈鋼琴。」

「後來,我家搬屋,家裡附近有社區中心開辦武術興趣班。有見及此,媽媽問我是否喜歡學習武術。我想,從未試過習武的我,應該會感到很有趣吧!再加上我喜歡動手動腳的活動,因而躍躍欲試。」

年僅十歲的曾思敏,起初學習舞獅。隨著年齡漸長,再加上以前學跳舞和體操,早已練得一副好身手,她的「師父」夏德建便建議她轉習武術。同年,曾思敏一鳴驚人,在全港武術分齡賽中,以擅長的長拳取得兒童組金牌。她在武術的天賦才華旋即被認同,香港武術聯會挑選她加入青年隊,培訓她為香港武術代表隊的接班人。

經過多年的艱苦訓練,曾思敏正式代表香港出外參賽。在一九九六年,她的努力獲得回報,在亞洲青少年武術比賽中獲獎。在一九九九年,她在世界武術錦標賽中憑著在南刀、南棍項目中的精采演出,再次奪取獎項。此外,她在二○○一年亞米尼亞舉行的世界武術錦標賽中亦再次奪獎。

她在一九九八年和二○○二年亦曾代表香港出戰亞運會。在去年南韓釜山亞運會中,她以南拳、南刀及南棍參賽,在來自十三個國家的芸芸選手中排名第六。

對曾思敏而言,習武可以培養她的心志,對警務工作亦有幫助。她說:「最基本的是,練武能磨練體能,使我身手更敏捷,同時生活更有規律。例如,練武的時候,我需要每天清早起床跑步,再作技術訓練,生活井井有條。」

曾思敏雖然是「武林高手」,但投身警界後亦下了一番苦功。

「畢竟距中學畢業已有六年的時間,在這期間,我不斷代表香港參加比賽,還要應付在不同地方的武術習訓。因此,我很少可以坐下來每天努力讀書,我惟有勤力溫習,以達到警校的嚴格要求。」

相比來說,究竟練武還是在警校受訓較辛苦呢?她總結說:「習武而言,個人會輕鬆一些,主要是體能上較辛苦,每一次比賽的輸或贏均需向自己交待。但是,在警隊工作,做任何事均是以團隊為先,大家須表現團隊精神、合作性強,因此,我會更認真和謹慎行事,向警隊及同僚負責。」


年僅十歲的曾思敏在一九九二年全港公開武術錦標賽中奪得長拳第一名。

曾思敏在第五屆世界武術錦標賽中贏得女子南棍第二名。


《警聲》編輯部
 
編輯: 刁瑞培 (2866-6171)
 
記者: 朱綺玲 (2866-6172)
劉大衛 (2866-6173)
 
攝影: 何志庭/孫國良 (2866-6174)
 
《警聲》傳真機號碼: 2866-4161
 
地址: 香港灣仔告士打道三十九號夏愨大廈四字樓
四○一至四○七室警察公共關係科
 
警隊網頁網址: http://www.info.gov.hk/police
 
電子郵件地址: [email protected]
 
下期截稿日期: 七月二十二日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