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九年香港整體治安情況

香港整體治安情況

1.整體形勢

二〇一九年錄得的整體罪案總數是59 225宗,較二〇一八年(54 225宗)增加5 000宗(+9.2%)。暴力罪案由8 884宗增加806宗(+9.1%)至9 690宗。以每十萬人口計算的整體罪案有787宗,當中129宗為暴力罪案,而二〇一八年則分別是728宗及119宗。

香港的整體治安情況連續12年呈下跌趨勢,罪案數字由二〇〇七年的80 796宗下跌至二〇一八年的54 225宗。二〇一九年上半年香港治安情況維持平穩,整體罪案數字較二〇一八年同期進一步下跌百分之4.7,是自一九七七年有半年統計以來的最低。

然而,二〇一九年下半年的罪案形勢出現急遽變化,自六月以來因《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反修例」)所引發的示威,導致持續多月的社會動盪,不單抵銷了上半年所錄得的百分之4.7的跌幅,至年底整體罪案數字更錄得百分之9.2的升幅。

上升較顯著的罪案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因「反修例」相關的激進示威直接衍生的罪案,包括妨礙公安罪行、縱火、刑事毀壞、藏有非法工具、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以及拒捕等;第二類是受到間接影響的罪行類別,由於警方的防罪工作及資源因「反修例」事件而被攤薄,令罪犯有機可乘,這些罪行包括行劫、爆竊、搶掠、車內盜竊、以及未獲授權而取用運輸工具等。

二〇一九年整體罪案和暴力罪案的破案率均錄得顯著下跌。整體罪案的破案率由百分之46.5下跌至百分之37.1,下跌9.4個百分點;暴力罪案的破案率則由百分之65.1下跌至百分之51.3,下跌13.8個百分點。警方注意到有關襲警(-56.2百分點)、行劫 (-27.2百分點)、縱火(-26百分點)及刑事毀壞(-11百分點)案件的破案率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案中的犯罪者往往都穿上全套裝備並且蒙面以隱藏身分,令警方偵查案件的難度增加。

2.由激進示威直接衍生的罪案

妨礙公安罪行(+36倍)、縱火(+2.2倍)、刑事毀壞(+54.1%)、藏有非法工具(+10.6倍)、藏有攻擊性武器(+91.5%)、襲警(+2.6倍),以及拒捕(+63.1%)的案件數字上升與「反修例」相關的示威有直接關係,升幅由百分之54.1至36倍不等。當中百分之74的案件於下半年發生。

有部分暴徒因政見的不同,針對他們不喜歡的店鋪並加以破壞和對反對他們的人施襲。由去年十月至今年二月二十日,警方接到1 200宗報案,涉及超過1 000個地點被破壞,當中有部分地點更被多次破壞。有市民因政見不同而被暴徒施襲的情況亦屢見不鮮,其中兩宗案件暴徒的暴行更令人髮指,包括去年十一月十一日,馬鞍山一名男子被黑衣蒙面暴徒淋潑易燃液體後點火,男子全身四成皮膚被燒傷;以及去年十一月十三日,上水有一名70歲清潔工被暴徒用磚頭擊中頭部不治身亡。

3.傳統罪案

兇殺案由48宗下跌至24宗,減少24宗(-50%)。二〇一九年發生的24宗兇殺案當中,有23宗已被偵破,餘下一宗案件,警方已鎖定疑兇身分,並正積極追查其下落。超過百分之50的兇殺案涉及家庭暴力或親屬間的兇殺。

二〇一九年行劫案有210宗,爆竊案則有2 394宗。大部分案件(79%的行劫案及67%爆竊案)均於下半年發生。

行劫案上升百分之42.9(+63宗),主要由於金鋪/珠寶店/錶行 (+2.8倍或14宗)、街頭(+41.2%或28宗)及便利店(+21.4%或3宗)的劫案增加。沒有劫案涉及使用真槍。爆竊案上升百分之52 (+819宗),當中超過百分之70為非住宅樓宇爆竊案。

自二〇一九年十二月起暴力事件稍緩,警方能調配較多資源維持治安。自去年十二月至今年二月(截至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日),警方共偵破36宗行劫案和74宗爆竊案。

涉及性的罪行方面,二〇一九年非禮及強姦的案件數字均有所下跌,非禮案由1 099宗減少至982宗,下跌百分之10.6 (-117宗),強姦案則由63宗減少至50宗,下跌百分之20.6(-13宗)。大部分強姦案由與受害人相識的人犯案(98%)。強姦及非禮案維持高破案率,分別達百分之92及76.6。

嚴重毒品罪行有740宗,較二〇一八年的1 399宗下跌百分之47.1。整體嚴重毒品罪行的被捕人數下跌百分之48.5,而因干犯嚴重毒品罪行被捕的青少年(10至20歲)亦減少28.7%。鑑於警方重新調配大量資源,以應對自去年六月起「反修例」相關公眾活動,案件數字及被捕人數的減少或許未能充分反映下半年的實際毒品情況。儘管如此,警方聯同海關攜手協作,使檢獲毒品數量上升,氯胺酮及可卡因的檢獲數量分別上升2.3倍(+269公斤)及1.4倍(+779公斤),冰毒及海洛英則分別上升1.4倍(+238公斤)及百分之26.5(+13公斤)。

二〇一九年與三合會有關罪案由1 715宗下跌至1 353宗,減少362宗(-21.1%)。自六月起,採取情報主導行動打擊與三合會有關的活動的警力有所減少,可能是案件數字下跌的其中一個原因。

詐騙案由8 372宗減少至8 216宗,下跌百分之1.9(-156宗)。跌幅主要來自網上雜項騙案,下跌百分之49.3(-333宗);社交媒體騙案,下跌百分之18.7(-386宗);網上商業騙案,下跌百分之14.7(-400宗);以及電郵騙案,下跌百分之8.7(-78宗),整體網上騙案因而下跌百分之18.8(-1 197宗)。

詐騙案的整體情況有所改善,惟牽涉的損失金額不少,特別是電話騙案,雖然案件數字只增加百分之5.4(+33宗),但總損失金額達1億5千萬(+1.5倍或8千9百萬)。而商務電郵騙案的案件數字雖然減少百分之15.2(-135宗),總損失金額有25億(上升47.8%或8億1千8百萬)。網上騙案合共有5 157宗,佔二〇一九年整體科技罪行(8 322宗)的大部分(62%)。

青少年罪行包括10至20歲的犯案人士。二〇一九年的被捕人數由2 769人增加至4 268人,增加1 499人(+54.1%)。升幅主要由於下半年「反修例」相關示威活動衍生的妨礙公安罪行(+21.5倍)及刑事毀壞(+88.1%)上升所致。六至十二月期間因涉及「反修例」案件而被捕的青少年罪犯有2 442人,已超過了被捕青少年的年度上升人數(1 499人)。

4.「反修例」事件的觀察

(i)學生及青少年被捕人數比例增加

在7 549名與「反修例」事件相關的被捕人當中,有3 091人報稱學生,佔總被捕人數40.9%。被捕學生佔總被捕人數的比例亦在開學後出現顯著升幅,由開學前(二〇一九年六月至八月)的25%,上升至開學後(二〇一九年九月)至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日的43.6%,而且被捕者年齡有逐步下降跡象。

(ii)不守法意識

在初期與「反修例」相關的集會遊行中,已有部分示威者以堵路、衝擊警方防線、圍堵政府總部和立法會等違法行為,破壞和騎劫和平的示威活動。後來,他們更採取極端的手段阻塞各區的交通樞紐,使全港市民無法如常上班上課,甚至無法如常生活。但社會上有部分人採取包庇、縱容、姑息、甚至是支持的態度,更用各種藉口合理化、浪漫化他們的違法行為,令市民的守法意識逐漸減弱,變相鼓動更多人走上違法和暴力的道路,這是令到香港長久以來良好治安變差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iii)本土恐怖主義

在「反修例」事件中,網上宣傳品由早期呼籲群眾參加遊行示威,演變為發布不同的製造武器手冊,甚至是殺警指南。而示威者的暴力行為由擲水樽、雜物,變為磚頭、鐵馬,再變為擲汽油彈、腐蝕性液體,甚至放箭。社會部分人不予以譴責,暴力更提升至用真槍實彈及爆炸品。暴徒為表達對社會及政府不滿,而選擇傷害市民大眾及引起社會恐慌,這正正是本土恐怖主義的行為。

警隊未來方向

二〇二〇年警隊會繼續全力以赴,盡快恢復社會秩序,為市民重建在香港生活的安全感,並會以嚴正執法、以情報主導採取行動、建立信任和提升專業表現四大方向進行。

嚴正執法 —— 警方絕不姑息暴力違法行為,對於過去多月來暴徒不斷提升暴力程度,鼓動年輕人和學生參與暴力,警方更會全力執法,包括針對在互聯網上發布煽動他人犯罪、教人使用汽油彈等的疑犯。

以情報主導採取行動 —— 警方會繼續加強情報收集,針對使用非法槍械和爆炸品極端的核心暴徒,阻止他們犯案,避免嚴重人命傷亡事故發生。

建立信任 —— 目前比較緊張的警民關係,部份源於自「反修例」事件以來,各種惡意中傷警隊的假新聞、假消息,造成部分公眾對警方行動的誤解。警方會繼續積極地去澄清和打擊虛假消息,亦會主動檢討與市民及其他持份者的溝通,提升警隊工作的透明度,希望釋除市民的疑慮。同時,警方會積極與傳媒建立夥伴關係,與傳媒繼續保持良好的溝通,加強彼此理解及互信。警方亦會在不影響行動的情況下盡力協助傳媒採訪。

提升專業表現 —— 警隊會不斷提升專業表現,並嚴格要求人員即使面對困難,仍然要以專業的態度處理工作和履行職責。

處長鄧炳強(左三)向各區撲滅罪行委員會主席簡述二〇一九年香港整體治安情況。
處長鄧炳強(左三)向各區撲滅罪行委員會主席簡述二〇一九年香港整體治安情況。
 
處長鄧炳強出席電台節目,簡述香港整體治安情況。
處長鄧炳強出席電台節目,簡述香港整體治安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