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務處副處長〔管理〕郭蔭庶在二○二○年三月九日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全文

謝謝主席,

我是香港警務處副處長郭蔭庶,我想就一個非政府組織對香港的評論發表聲明。

香港曾經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不論工作與生活都是理想的地方,亦是一個國際標準下犯罪率極低的地方。任何人,即使兒童、年輕婦女和長者,都可以在不必擔心被搶劫或騷擾的情況下,在夜間外出。

但因為一連串示威演變成全城暴亂,一切都在2019年6月開始轉差。過去八個月,香港一直被暴民脅持。暴徒以社會運動的旗幟自居,但他們絕不容許任何不同的意見。他們對於相反意見採取一貫的回應—就是暴力。暴徒破壞商店、銀行、飯店、火車站和交通燈,燒毀建築物,用磚塊、汽油彈、甚至真槍襲擊警察。他們毒打反對他們的無辜市民,甚至自豪地在網上展示這些襲擊以恐嚇民眾。他們現時的暴行包括在公共場所引爆土製炸彈(IED),在斥責他們的男子身上點火,以及用磚頭殺害一名70歲的清潔工,只是因為他有膽量錄影暴徒的惡行。

這些可怕危險的事情正是無辜香港市民所面對的。香港警察有着不會被人羨慕的任務,就是去維護這些市民的權利和自由。這些權利和自由與暴徒聲稱爭取的權利同樣值得保護。在這過程中,我們成為唯一的隊伍,阻擋試圖透過暴力勒索政府的人。這便是暴徒不斷指控香港警察濫暴的真正原因,亦是全方位抹黑警察伎倆的一部分。暴徒以圖剷除警隊,好令他們的勒索能夠得逞。

這些暴力的罪犯向追隨者宣揚為求達到目的可不擇手段,宣稱以違法達到目的是一個崇高的理念。警察並不是要判斷他們所宣稱的理念是否正義、或甚至是否合理。我們不需這樣做。我們是警察。我們唯一的任務是查明是否有人犯罪。如果有人違法,我們有法定責任制止及逮捕。無論一個理念是無私或其實是自私都與我們無關。法律要求我們逮捕他們。法治的根本就是這樣,無人能凌駕法律之上。這就是為何我和其他三萬名香港警察都曾莊嚴宣誓,以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的態度去執行職務。

這就是香港的真相。

謝謝主席。